DowneyChaN

微博:DowneyChaN
专业爬墙,lof存梗专用

【jaytim】同居第一天

*杰森的设定来自艾默老板,不好吃都是我的锅。

预警:人物属于DC,OOC属于我。

 

 

 

提姆作为WE的总裁工作到半夜是经常有的事儿。要是在几个月前,他可能这个时候已经睡在办公室了,或者喝掉一杯咖啡,换上制服荡着绳索去夜巡。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太快了。关于他和杰森的感情发展得太快了。在他通知了在沙发上一边打坐一边捧着碗吃麦片的迪克之后,迪克呛得吐掉一大口,“提宝你刚才说了啥?”提姆简直要怀疑他患了沃利的超级拖延症一样反应迟钝,同时语速还很快。

“我要和杰森搬出去住了。”提姆没有回答他,自顾自地说下去,眼神却死死地盯着迪克的一举一动,准备好随时逃离他的抱抱攻击。

达米安的眼神自从提姆走近房间的那一刻就没离开过电视机。“所以你们是要永远不会回来住了吗?”他强压住心中的兴奋,装作漠不关心地问道。

提姆可猜得出来达米安心里的小九九。“Hmmm…如果吵架了会有一个人回来吧。”

达米安用鼻子发出一个气音,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那个会回家的人绝不是陶德,如果非要让达米安做出选择的话,他宁愿是陶德回家住。

“提宝你不能这样想!”迪克回过神,发出抗议,“这才是你们同居的第一天,不能想那些吵架的事!”好吧,他已经放弃了他的弟弟刚刚才通知自己他和另一个弟弟在一起的事情作为重点。

提姆耸耸肩,反正这对于迪克和达米安来说只是一个通知。至于布鲁斯?

蝙蝠侠永远都盯着你呢。

 

 

提姆把最后一个纸盒子放在地上时,他都没有听到杰森的脚步。这可不像他。

 

以前他去杰森的安全屋过夜时,当提姆进屋的那一刻就会听到杰森用他那慵懒的语气说出:“又过来蹭个床位啊鸟宝宝。

 

提姆抬手看了看装在手腕的监控,坐标显示红头罩已经到家了。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通知神谕拜托她找一下自己的男朋友。

“你回来了,小鸟?”从厨房里传来一个声音。

不对。声音不对。而且走路的节奏也不对。

他当然意识到这不是入室抢劫什么的,也当然听得出来声音的主人是谁。“认真的?杰?我们同居的第一天你就带人回家?”他走到厨房。

罗伊·哈珀已经坐下来在餐桌前吃三明治了。“你终于回来了。我太饿了就吃了他给你做好的三明治。”他把手掌上的残渣拍掉,不由自主地嫌弃韦恩家的老三——这孩子饭量怎么那么小。

“他人呢?”提姆双手环胸靠在门边上,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审问男朋友好哥们的女孩儿。

罗伊猛地站起来,不小心碰倒了椅子,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的时候已经溜到了窗户旁边,“在沙发上。”他喊了一句。

剩下的可不关我的事儿了。罗伊从逃生楼梯翻下去的时候想。

 

 

“…魔法?”提姆看着沙发上的杰森呆住了。

“不然呢?”还穿着红头罩制服的杰森白了他一眼。虽然隔着头罩,但提姆肯定,自己被白了一眼。

“呃…你有找扎——”

“没有。”

“多久会——”

“一两天吧。”

提姆继续瞪他。

杰森没好气地说:“干嘛。”他现在只能一动不动。

 

他只能怪罗伊。被毒藤女缠上的他被迫吸入了什么花粉,紧接着杰森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战斗结束后,罗伊告诉自己,他当时正在想着【这只鸟太烦人了,要是变小了他就只能叽叽喳喳我就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气得杰森当时就想把头罩拿下来狠狠地拍在他脸上。即使现在的他的头罩还没有罗伊的手掌心那么大。

 

提姆快笑死了。“这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你的内衣内裤变小了,你的制服毫无变化?”

这还得怪罗伊。他只是想看杰森出丑罢了。这下好了,明天哥谭的头条新闻肯定变成了【军火库手中惊现红头罩制服,哥谭昔日街头老大或许变为暴露狂?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其实你和新出的红头罩兵人挺像的。”提姆打趣道,“除了衣服方面。”

“兵人是以我为原型的好吗?”杰森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凑过来的过大的脑袋,“我为什么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的兵人感兴趣?”

“你知道的,某天家庭聚餐,达米安,套餐,红头罩。”他耸耸肩,虽然那次家庭聚餐他没有参加,但好在迪克把杰森和达米安的蠢样子都拍了下来。那次之后,提姆每次和达米安吵架的时候都会买红头罩的兵人给他,就是不会送他蝙蝠侠。气得达米安每次都想用一柜子的兵人砸死他。

“哦。”杰森干巴巴的回答,那次缺少提姆的聚餐令所有人都痛彻心扉。不过好在,现在他回来了。提姆现在就在他身边。

“用不用我去达米安的小柜子里给你偷一个兵人出来,你应该可以穿它的衣服?”

“呃…不用了。”他可不想提姆被达米安抓到,然后再被迪克盘问,最后沦为整个蝙蝠家族的笑柄。

“我想我知道去哪儿给你找衣服了。”提姆调皮地眨眨眼。

 

 

在杰森在床上等到快睡着的时候,提姆终于回来了。像做贼一样,抱着个小黑布袋子,回来了。

当他把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时,杰森板着脸,“你要是敢把那玩意儿给我穿上,我发誓,你这个小混蛋——”

当然了,缩小的杰森怎么能比得过人类大小的提姆的力气,他在他手上挣扎,最终被套上了小仙女服。

提姆被这个美景逗到趴在床上笑了十分钟。期间,杰森就穿着那套粉红色的仙女服盘着腿坐在他旁边,被提姆拍打床的力气连带着在柔软的被子上颠起来,“你完了,鸟宝宝。”

提姆又笑了一阵儿,“I miss you,杰。”他侧着脸压在枕头上,看着变小了的男朋友,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睡吧,鸟宝。”杰森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从被子上站起来,凑到提姆的脸旁边,亲了他一口。这几天提姆为了能够抽出时间搬过来,提前做了好几天的工作。

“我还没给你洗澡呢——”提姆迷迷糊糊地闭上眼。

“我可以自己洗。”

虽然杰森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天晚上自己是怎么从床上爬到地上,又走到洗手间,气喘吁吁地爬到水池里,艰难地脱下那身从斯蒂芬妮的小娃娃上偷下来的粉丝的恶心玩意儿,用水龙头洗了个澡。

 

 

在意识到自己恢复成正常大小之后,杰森又去冲了个澡。当他在腰间围好一条毛巾从浴室出来之后,回到房间,看到那只鸟宝宝还蜷缩在床上呼呼大睡。

这给了杰森一个机会。

想欺负他的心情随之而来。

他迅速爬上床,从后面环住提姆的腰,炙热的呼吸拍打在他的后脖颈上,时不时印下一连串亲吻。

提姆在睡梦与清醒之间呻吟。

杰森再一次被他的呻吟声所干扰。或许他应该再去找毒藤女一次,这次由他来吸那个花粉,毕竟他想看正常大小的提姆穿仙女服的样子。他在解开腰间的毛巾时想。

 

 

FIN.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