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eyChaN

微博:DowneyChaN
专业爬墙,lof存梗专用

【火车组】Old Summer Nights

Alex / Tommy

隐含空军组

Dunkirk48全员好朋友设定

预警:本人历史废,历史脑子全给了法革(不是



梗概:当他们再次相见时,会以自己最期待的方式遇见彼此。






“我记得你,”Collins看到Alex时眼睛一亮,他终于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见到了熟人,“你是那艘船上的——”

“Alex。”他的眼睛向四处看了看,双手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制服。

“Collins。”飞行员对他点点头,随后又咧开嘴笑了,“这次没有了救生衣和燃油,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Alex对他尴尬地笑了笑,老实说他还不太习惯这些——他和这个飞行员只在那艘船上有一面之缘,唯一熟悉的只有那几个被Dawson家的小儿子从海里捞上来的高地兵员,还有Tommy,那个步兵。

那个不知道占据了他心里的那点位置多久了的人。

Alex坐在飞行员身边。“你在这里多久了?”他先开口,他受不了这些,过于沉闷的气氛。如果Tommy在,他会一直和他说话,对方只会安安静静地听着,有时会紧握着他的手。他此刻却希望不要在这里见到Tommy。

“有够久了,老兄。”Collins不知道从制服的哪个口袋里掏出来瓶酒,像是变戏法似的递给他一个杯子。Alex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在这里你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Collins解释道。

飞行员倒了两杯酒,他们举杯相碰,“致陌生人——”Collins说。

Alex叹了口气,“好吧,致陌生人。”

辛辣的口感在嘴巴里散开,Alex打了个嘚瑟,他可真喝不来这种酒。他看着Collins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他开始大声嘲笑对方。

Collins不满地怼回去,“我一喝酒就会脸红我没有醉的——”他停顿了一下,“有人在这儿可真好,”他对着Alex嘟嘟囔囔着,“天知道我到底在这个鬼地方待了多久。”

Alex挑了挑眉,他听Peter说过当时Collins被救的第一句话就是‘下午好’,天呐他居然开始说脏话了。“一个人真是糟透了,对吧?”

“...是啊。”Collins沉默了一下,“一个人糟透了。”

“What happened to you?”Alex抿嘴,这太尴尬了,他不想揭开对方的伤疤——他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在这里。

“我又去参军啦。”Collins苦笑着喝了第二杯酒,“他们没找到Farrier,他们一直没能找到他——”

“我又到前线去了,这是他希望的、一直以来希望的——战争结束,我以为我能够...”Collins额前金色的碎发在阳光下有些刺痛了Alex的双眼,飞行员倒是一直盯着地面的某个点,“然后我就来这儿了。”

“你在哀悼。”Alex纠正他。

Collins反驳他,“不,他们没有找到他,哪怕是他的尸体——”他怔了怔,更加坚定地告诉Alex,“我还没有见到他。我知道他还没有死。”

Alex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So——what happened to you?”Collins把头偏向他。

“这...嗯,这很复杂。”Alex挠挠头,他不知道要从何开始说起,他也不确定是否该和这个不太熟悉的飞行员说那些事情。

Collins轻松地耸耸肩,“反正我们有大把时间不是吗?”他的手里玩弄着空酒杯,Alex看着他的手花里胡哨地摆弄着杯子,看得头晕眼花,他再一次给两个人倒了酒。

“好吧。”


*


“我们坐上了回家的火车。”Alex抬头盯着空中的太阳,这里的阳光就像他们回家的那天一样刺眼、暖洋洋地打在他厚重的制服上。“我和Tommy,他救了我,你知道,是他把我从海里救上来的人,还有个法国佬,Gibson——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

“在那艘商船里,我告诉Gibson快走,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Alex吸了吸鼻子,用手抹了把脸,“我没有见到他,我和Tommy在上了船之后没有找到他——”

“Tommy坚信他还活着,我不、我不知道——”Alex看向了Collins,“你在这里见到他了吗?”

“只有你,”Collins抿了抿嘴,同情地告诉他,“我只见到了你,我的朋友。”

Alex放松下来,庆幸Tommy不在这个鬼地方。

“我们回家了。”Alex继续说,他彻底放松下来了,把两条腿伸直,搭在屁股下的草地上,就像他们三个人在敦刻尔克的沙滩上时那样坐着,但这次身旁缺少Tommy。“我以为人们会认为我们是逃兵,Tommy念了报纸给我,他说我们在前线,我们保家卫国,我们是那场战争希望的曙光。”

“英雄。”Collins说,他也随着Alex的目光看向天空。

“回家之后一切都变了——”Alex摇摇头,他的右手拇指开始摩挲着食指,他变得焦虑时就会这样。“我睡不着,每天晚上都睡不着。那些鱼雷、呼救声、尸体开始出现在我的梦里。然后我开始写信给Tommy,我们在火车站时交换了通信地址。他说他也有同样的烦恼,他建议我去接受心理治疗——”

“我没有这么做,”他苦笑着,随后又开始微笑,“我开始频繁地给他写信,告诉他我的那些梦境、某一天我居然对他说了我小时候的蠢事,猜怎么着?我写信说要不我们两个心理有缺陷的人住一起吧?他过两天写信告诉我知道了。”

Collins看着Alex开始傻笑,摇摇头叹气。

“说真的那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候了。你能想象他还会摊蛋饼吗?我以为他会是那种能把厨房炸出个地洞的人,连枪都托不稳的人居然能拿得了平锅。”

“你们的睡眠怎么样了?”Collins问。

Alex顿住了,毫无疑问,“第一个夜晚总是很难熬。”他不在乎地耸耸肩,他的双腿有些发麻了,改换成盘着双腿坐着,就像Tommy习惯的那样。“我们躺在床上,交错着呼吸。我睡不着,我翻个身面向他,我盯着他的侧脸入睡,我看着他闭上眼睛。”

“我又梦见那些东西了——我浑身发冷、不停发抖,然后我被抱住了,他一直在我耳边告诉我‘一切都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知道那是谎话,但我还是信了。”

“你们在慢慢好起来,对吗?”Collins分析道。

Alex点点头,“是的,我们在慢慢好起来。我们平和地过了一段时间,我们不再做噩梦了、不再失眠,我们可以放松下来,因为我们开始见鬼的上床了——”他开始变得暴躁,拇指不停摩挲的地方开始发红,“那天我们喝酒了,我没控制住自己,”Alex懊悔地说着,再一次狠狠地扒拉下头发,“我们都没有控制住自己,事情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们了解对方,轻而易举地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我知道他也想要,然后就顺其自然了。”

Alex的食指开始出现伤口,他的拇指指甲把食指的皮肤弄破了,以前从未有过,因为Tommy会强硬地将手伸进他的拳头里,帮他放松下来。他就是这样慢慢好起来的。

“我们开始上床,”他继续说道,呼吸急促,“我们生活在一起,他会给我摊蛋饼,会念报纸给我听,会减缓我的PTSD——”

“直到人们开始说闲话——他们说这不对。”Alex握紧拳头,这下他用指甲把手心的皮肤给刺破了,“但我爱Tommy,他也爱我。”他脸上的表情开始发僵,“这没什么不对的。Tommy说他不在乎这些,我说我也不在乎。但很快,我不满足于那时的和平——战争还没结束,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在一起——”

Collins叹息,“你不该这么做的——”

“是的,我不该。”Alex承认道,“我想要为我和Tommy的未来而拼命,我不想当枪火扫射到我们家的时候我们会死在彼此的怀里——”他激动地告诉Collins,“我只是想让他活下去——”他的目光开始放空,“我只是想让他活下去,这有错吗?”

“那你呢?”Collins的手抓住他的肩膀,“你不该又跑去阿拉曼战役,你不该留他一个人的...”他的声音逐渐变小,最后这句话的声音小到Alex根本没听到。

“你不该在这儿的。”Collins清了清嗓子。

“你应该待在你们的家里,和Tommy一起。”他补充道。

“他离开了——”Alex再一次苦笑着解释,“在我告诉他我做好准备回前线之后,他就已经带着他的行李离开了家,”他转向Collins看着他的眼睛,眼神空洞,“他离开了我们的家。是他先不要我的。”

“不,Alex。”Collins叹了口气,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他并没有不要你。你们拥有彼此,曾经,也是现在。”

Alex被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掌拍得心力交瘁,他太累了,像是把这辈子都诉说完毕,就像是Tommy慵懒地坐在家里皮质沙发下的那块地毯上给自己念着报纸一样,也像是午睡过后,Tommy在窗前像只猫崽一样伸懒腰。他太想Tommy了,Collins说得对,他不应该去该死的阿拉曼战役,他宁愿和Tommy一起被流弹打死,他们应该死在一起。

他不想一个人死去。

Alex的眼睛变得湿润,他听着Collins接下来的话,他的眼睛开始发涩。

“相反的,Alex,他去找你了。他知道你一定会去参军,他也去了非洲,但你们被分配到不同的队伍。”

“我很遗憾,Alex,我在不久前见到了Tommy。”

“Alex,我很遗憾。”


高地兵员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还是在不远处的草地见到了那个人,他永远都忘不掉对方穿着制服的样子,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对方的模样。“...Tommy?”

Alex从草地上爬起来,跑过去把人抱在怀里。

“我很抱歉,Alex。”Tommy闷闷地告诉他,“从离开家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我真的非常抱歉,Alex。”

“你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Alex搂紧了怀里的步兵开始抽泣,真好,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


Collins看着Alex和Tommy的身影渐渐消失,他对着那个方向打了个手势,就像多年以前,Collins在飞机里对着迫降在海里的自己做的那样。

他一如既往地看着天空,期待着这片天空拥有着Farrier,同时也期待与他重逢的那一天,却又不希望在这里见到他。





FIN.


Free talk:其实我想写ToTheMoon AU的,但写着写着就变成了一篇“大家死后再次以自己期望的模样与彼此重逢”的文章了,是的,其实就是三个人又去参战,小柯先战死,然后火车组死在了不同地方,但这之前他们有一腿并且吵了一架。

希望这不是我在DKK坑的最后一篇,如果最后一篇是刀,有点对不起大家:)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