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eyChaN

微博:DowneyChaN
专业爬墙,lof存梗专用

【冬寡】一封情书

 

背景:1872

 

正文:

 

清脆的皮鞭声回响在夕阳照射下空旷的凹凸不平的土地上。马儿得到了一鞭子便快速的飞奔起来,带动着马车在尘土弥漫的大地上驰骋。

 

“留神啊——巴恩斯夫人!”在马车的轱辘轧到一块石头时,男人的身体被颠了起来,随后抓紧身后的木板好让自己不会滚下去。

 

“叫我娜塔莎。”双手持着缰绳的女人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扬起了笑容。

 

男人不再说话,回过头腾出一只手掀起盖在茅草堆上的布,扶了一下眼镜向里面看去——那几瓶比硝化甘油还要好的液体还稳稳当当的保存在试剂瓶里。

 

他把手伸入杂乱的茅草堆中,一个一个地将试剂瓶整齐的摆在一边,并留出了相当的距离,以免它们互相碰撞使瓶子破碎。

 

“娜塔莎,你去休息会儿吧。”他叹了口气,接过娜塔莎手里的缰绳,“我们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赶呢。”

 

“谢谢,班纳先生。”编着麻花辫的女人将缰绳放到男人手中,然后转过身站在刚刚自己坐着的地方,一脚踩到盖在马车后面的那块布上,一步一步走到放了试剂瓶的对面,找到细绳将布掀开,正好完全的盖住了试剂瓶。又推过去一部分茅草,自己则倚在木板上坐在那里休息。

 

她脱下红色的手套扔到茅草堆里,捏了捏僵硬的肩膀,然后从红色的皮衣口袋中掏出来几张被折的皱皱巴巴的信纸和一支钢笔。

 

噢,她做出了一个苦脸,用皱皱巴巴的信纸真是太不正式了。不过好在还有钢笔——这是她的丈夫巴恩斯先生最喜爱的一支钢笔。她有把握能够用自己称得上不错的字体弥补信纸的不足。

 

她又从高筒靴里抽出一个小的硬邦邦的笔记本(天知道她是怎么放进去的),将它垫在了信纸下面。

 

娜塔莎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了——这是她第一次给她的丈夫写一封信,一封情书。

 

她做了个深呼吸。

 

“亲爱的詹姆斯,”她的手开始发抖,她不知道这是刮风的缘故还是因为自己紧张——她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然后她又开始写。

 

“我这里的天气真的是太糟糕了。”她勾起嘴角,“你不止一次抱怨过家乡总是晴朗的天气,你真的应该过来我这边看一看——也许你会爱上这边一如既往的糟糕的天气。”

 

信件的开头这样写好吗?娜塔莎放下钢笔,单手摩挲着丈夫送给自己的披肩的一角,这是她第一次写信,第一次给丈夫写信。

 

巴恩斯会原谅自己的。娜塔莎看着天边快要落下的太阳。

 

天快要黑了,她必须抓紧时间。

 

“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太阳快要落山了。这可真美,我敢说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夕阳。要知道,我的审美比你好太多了。”

 

娜塔莎再一次朝信纸上的字开始微笑,心中泛起恶作剧的喜悦。

 

但她的余光又一次落到了黑色的披肩上。她笑不出来了。

 

“但我很高兴你会买衣服给我。”她立刻写道,“每一次你买的我都很喜欢。每次我穿上它们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小镇上那些女人嫉妒的眼神。”

 

她努力地回忆着在家乡小镇上那些女人的脸,她清晰地记着每一个人的脸庞还有她们的神情。

 

她也记得自己当时的模样。

 

娜塔莎又抬头看了看夕阳。

 

“你不会知道我度过了怎样糟糕的一天。”她着急地写道,“没有你的陪伴真的是太糟糕了。”

 

“还没有离开那里的时候有斯塔克先生陪着我,”她回忆着那个小胡子男人,“他的性格和你一样怪癖,但我知道他和你一样只是不知道怎样和人们相处。”

 

“他就像你一样。”

 

“我现在在马车上给你写这封信,”娜塔莎歪了一下头看了看班纳先生的背影,“陪伴着我的是班纳先生。他是个好人。”

 

她停顿了一下。

 

“但他们都不是你。”

 

“我真希望你现在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很想你,詹姆斯。”娜塔莎觉得自己直白的表达太——太不娜塔莎·巴恩斯了。

 

“你知道,我很担心你。”她放下钢笔,开始双手握拳抵在信纸上——詹姆斯难过的时候也会这样做。

 

她在急促的呼吸过后再一次平静地拿起钢笔,“我很担心你在我离开过后能否一个人照顾好自己。这是我们第一次分别了那么长时间,我知道只有短短的两周。”

 

“但是,上帝啊。我可真想你。”

 

娜塔莎再一次停住了。这不对劲,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但是管他的!这是写信给我丈夫。娜塔莎自信的想道。

 

她再一次扬起笑脸,拿起钢笔洋洋洒洒的写下一些回忆:詹姆斯第一次从自己的窗户爬进来到自己的房间,两个人聊了一整夜,那真是一个愉快的夜晚;詹姆斯第一次亲手做了一个小饰品送给她,到现在都保存在两个人共同的房间里的首饰盒中;詹姆斯向他母亲讨教学习,第一次下厨给她;还有一次约会,被她父亲看到了,父亲朝他开了一枪,但他毫不畏惧。

 

这就是詹姆斯·巴恩斯。

 

这就是娜塔莎·巴恩斯爱的人。

 

她能回忆起的东西有很多,很快就写满了两张纸。但她不想再浪费剩下的半张空白信纸了。

 

她无法再描绘出那些弥足珍贵的记忆了。

 

“我马上就要见到你了。可我还是很想你,巴恩斯先生。”她在信的结尾打趣地写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爱你。”

 

“但我会一直爱着你,我永远都不会停止爱你。”

 

“爱你的,娜塔莎·巴恩斯。”

 

她将信纸重新叠好,放在了信封里。告诉班纳先生在前面的小镇停一下自己要去寄信。

 

她开心的跳下了马车,小跑地将它投进邮筒。希望这封载着她满满的爱意的信能够给丈夫一个惊喜。

 

她再一次爬到马车后方的杂草堆里舒舒服服地躺下,迷迷瞪瞪地看着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夜空。

 

她闭上了眼睛。

 

 

她是被班纳先生叫醒的。

 

娜塔莎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看到不远处熟悉的景象立刻跳下了车。

 

那是一块墓碑,“詹姆斯·巴恩斯。一位好朋友,好丈夫。”

 

娜塔莎蹲下来,伸出手碰了碰冰凉的墓碑,“我们又见面了。”她轻声说。

 

然后她看到脚边有一封信。她疑惑地拆开。

 

“亲爱的詹姆斯,”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

 

“我这里的天气真的是太糟糕了。”

 

 

 

FIN.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