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eyChaN

微博:DowneyChaN
专业爬墙,lof存梗专用

【jaytim】凡是令人难忘的事情都在黎明时刻的氛围里发生

 

Summary:杰森喜欢黎明,因为那会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OOC慎入。

 

 

正文:

 

 

他又来了,再一次。

 

杰森闭着眼勾起嘴角,平躺着挪动了一下身体。紧接着他感觉到趴在他身上的提姆抓紧了自己的睡衣小声的发出了控诉声。

 

“我不动了…”杰森在他耳边呢喃道,顺便在他翘起的头发上印下一吻。

 

杰森总是爱在黎明时分想东想西。

 

他喜欢黎明。

 

哥谭的黎明总是令他重新打起精神,哪怕前一天他对这个世界再绝望,第二天也总是会有一个可以供他滥用的、神圣的黎明时分,在这个时候他不会在摸索黑暗的道路,而是在期待黎明。

 

那时候的他总是希望自己不是居住在哥谭,而是居住在向堪萨斯一样属于这个世界的某个小角落——房子的周围都是草原,他能够在黎明的时候自由自在地欣赏一望无际的地平线。人世间再也没有比自由地欣赏一望无际的地平线的人更快活了。

 

他能够呆呆地站在原地,自由自在、无牵无挂地生活。

 

可是他现在有牵挂了,他的牵挂正伏在自己的身上熟睡。

 

在度过暧昧期之后,几乎每一次夜巡结束的时候,红罗宾都会悄悄地从窗户翻进红头罩的安全屋安心地睡一觉,紧接着第二天去公司开会。

 

 

杰森还是像之前无数次那样,躺在床上想东想西,只不过现在,他抱紧了提姆。

 

他困惑地审视着这个房间。

 

小红鸟昨晚翻进来的时候又忘记拉窗帘了,阳光从有生锈的栏杆的阳台上射入房间里。杰森认为那是啤酒一样美妙的颜色,提姆一定会认为那是蛋黄酱的颜色——如果他现在醒过来的话;床头柜上放着装有燕麦和面包的餐盘——只有面包是杰森给提姆买来当夜宵的,燕麦估计是提姆从迪克家顺来的;旁边是破旧的、矮小的小花盆,只有杰森手指那么高,却被提姆用来装批改各种公司文件的各种记号笔;墙上挂着两个人在一起气呼呼吵架的照片,那是迪克照的,他认为那很可爱,而达米安却对此进行了无限嘲讽;墙上还有一些不同颜色的污渍,那是杰森和提姆用颜料泼在彼此身上打闹的结果。

 

杰森觉得他能够和提姆在这个小安全屋携手终老了。

 

 

提姆。

 

他现在肆无忌惮地趴在杰森身上睡觉,提姆让所有自己虚构出来的理想生活都成为了现实。杰森觉得他就是自己醉酒虚构出来的人,令自己活在半梦半醒之间。

 

这个人现在和他一起躺在灰色的床单上。仍然干净和平整的床单上。

 

杰森莫名其妙的想要弄乱它,就像过去的几次一样,那几次指的是最初杰森没有自控力而把提姆操到晕过去的那几次。

 

他的手轻轻地向下移动,捏了捏对方又小又平但是手感很好的屁股。

 

“鸟宝宝——”他的下巴顶着提姆的头发嘟囔着。

 

贴合着身体传来的振动令提姆感觉一阵酥麻——他迷茫地睁开眼,抬起头迅速咬了一口杰森的下巴,再一次倒下枕在对方的锁骨上,“再睡五分钟。”他小声说。

 

然后他就被杰森翻个身压在了不再平整的床单里。

 

提姆睁开眼瞪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发烫的脸令他没有威慑力。

 

而杰森开始俯下身拉开他的睡衣亲吻他,“你睡在我的被窝里,躺在我怀里,穿着我的睡衣,你这只不乖的鸟宝宝…”亲吻之余,杰森模糊地说。

 

提姆只能喘息地搂紧他,“圣诞快乐,杰森。”他气息不稳地回答。

 

“你也是,鸟宝。”

 

杰森拉下提姆的内裤,“我要开始拆礼物了——”

 

 

FIN.

 

评论

热度(57)